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周先生
电话:0571-2965713
邮箱:service@yiyang-sh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传感器设备开发不止步于可穿戴设备

编辑:杭州明辰传感器有限公司   时间:2014/04/03   字号:
摘要:传感器设备开发不止步于可穿戴设备

可穿戴科技产品根本不算智能,在某些层面上来说,对这些产品的第一印象还觉得它们有些傻气——为解决一个问题而生,而这个问题偏偏有着更好更简单的解决方案。

如果你在CES大会,那么你肯定不会错过这款新兴的电子产品“可穿戴设备”。这个类型的设备可谓是FitBit的无限进化版,它们通常分为三大类:健康追踪器、智能手表和智能眼镜。上述的三类产品,几乎没有一款不是围绕着全世界最重要的健康问题,试图为其提供解决方法的。

几乎每日,我都能发现新的可穿戴设备发布。虽然可穿戴设备的种类越来越多,但是它们仍然一个比一个显得傻气。可穿戴设备的种类囊括各种饰物,从可穿戴项链(就好似项链从来都没有被穿过那样)、耳环、鞋子、衣服和其他可以穿在身上的东西等等,它们的特点都是可以内置微型电脑和生物传感器、低耗电和高连接性能。众多科技公司绞尽脑汁,想要让人们知道可穿戴设备的影响力和颠覆性,因此,顺利成章地,无论发布的产品多么滑稽,媒体、推特和YouTube等都会进行疯狂地关注。

我的观点是,大家都滥用了“颠覆性”这个词。大部分的可穿戴设备都是在利用蓄谋已久的“颠覆性”来为人们带来困扰。

虽然仍有少部分人在购买可穿戴设备几个月后仍能坚持使用,但是大部分的人(包括我自己)都很快失去新鲜感而停止使用。我在使用FitBit六个月后就放弃继续使用,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我的Pebble智能手表和Google Glass上(分别是6天和6小时)。我对待他它们的态度就好像当初对待第一只卡西欧手表那样,还记得那是高中时期拥有的第一只有计算功能的手表。当时我就觉得有计算器的手表真的对我生活造成困扰。而现在,所谓的“颠覆性”也不需要让人们觉得不方便。

所谓的颠覆性应该是不会给人们造成困扰的改变

其实道理很简单,如果一个戴着身上的产品既不舒服也不美观,而且产生的价值也补偿不了它给我们带来的困扰,那么这个产品肯定不会有可持续的价值。因此,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,可穿戴设备将会变成什么?显然,计算机科技和互联网连接技术会继续被使用,而物联网技术也是不可或缺的。然而,目前的可穿戴设备都将其定位于尝试解决健康问题。

那么,是不是人人都需要每日都戴着帮助解决健康问题的设备呢?又或者,这个设备是不是只需要每日每夜不停地感应我的生理状况呢?

人们需要的是传感,或者设备应该命名为传感设备

就在最近,奇点大学在福布斯网站上发表有关“新一代具有医疗室仪器功能的革命性生物传感器正在向人们袭来,带来更轻便、更微型和更高效的医护体验”的文章。Human API所需要的“传感”指的是传感器以及敏感性,而不是设备使用的模式——无论设备是植入式还是佩戴式的都不是问题。

在一部Hacking the Future的剧集中,福布斯的John Nosta和我对“可植入设备”这个新的命名达成了共识,或者John创造了一个更加贴近的类别“表皮设备”。可植入设备以及(或)表皮设备所扮演的角色将会与目前的可穿戴设备大有不同,前者不会对用户造成困扰。相反地,它们是隐藏的、不易被发现的,在背后默默地测量数据。专家们指出,传感设备的问题在于其不能无时无刻地提供健康信息流,相反地,它们提供的是一个某个时间点的健康信息。

以下列举一些传感设备

汽车——方向盘、桌椅

卫生间——镜子、卫浴、牙刷、花洒头(看在老天爷的份上我们还是有一定尺度的)

睡房——枕头、床垫、被单

办公室——椅子、笔

药房——想象一下药房变成一个传感室,你只需2-5分钟就能提交查看相关数据

有考虑过“流”健康的出现吗?

越来越多的人们觉得自己需要“流”的健康信息,其实这个观念并不是正确的。不过,对于这种诉求的出现我也有一定的道理,这篇文章我就有提到一个过时的“流健康”概念了。但是,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,就是“流”真的可以帮助解决健康问题吗?还是我们小题大做过分设计了?健康

在健康数据的使用上,我们都错了。

. 事实上,在大部分的情况下,从医疗角度来分析的话,个人的健康信息流并不会比单个时间点的生理数据更具有分析价值(除非你是重症病患者)。这意味着,一个能每日或每周感应用户健康指数的植入式传感器已经足够了,并不需要每日每夜都戴着一款度身定做的能提供“流健康”数据的设备。

. 更多的数据并不意味着能够获得度身定做的医疗服务。当然,我们都想拥有专为自己而设的医药服务,但是除了像肿瘤或者其他种类的病之外,我们根本不可能获得度身定做的药物服务;或者说,我们亦不需要。我们可能在团体、人口、性别、年龄和体型方面能获得私人的药物,但是如果为了有自己度身定做的药物服务而投资的话,那真是太傻了。

. 从人们身上收集得来的数据并不是十分准确,我们需要着重开发能够认知能力的智能设备来“修复”相关的数据,令其可以用于治疗分析。否则,我们就会很容易出现错误的诊断,严重的还会造成全球性抑郁症的蔓延。在开发出那样的智能设备之前,病患者只能参考大众健康数据的分析结果,而这些数据也只能适用于大众。知道开发出能修复测量数据的设备前,我们只能从“健康数据目录”中找到自己相关的分析结果。

 

上一条:光纤传感器在周界安防领域的优势应用 下一条:网络化的智能温度传感器设计